無标題文檔 http://m.juhua588876.cn|http://wap.juhua588876.cn|http://www.juhua588876.cn||http://juhua588876.cn
新聞中心
 新聞中心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新聞正文
【竹子美文】淡竹:數枝淡竹翠生光,一點無塵自有香
發布日期:2017-02-23 浏覽次數:3214次

初秋,我和他相遇在江南湖州一個叫“百草原”的山林中。

他是竹——植物中的另類。

他看上去清瘦且憔悴,相對于百草原其他植物,像一個混得不太好的中年人。

稻子,正是揚花灌漿的妙齡,名牌大學新生般躊躇滿腹。

銀杏終于褪去一身濃豔,和藍天的高潔媲美。

松樹很滿足,即使幹癟的果子永遠得不到更飽滿的收獲。

法國梧桐是老實人,沉浸在年代久遠的優越感裡,并不知道,有一種鵝掌梧桐,要悄然代替它無敵的位置。

蘭花三七,像極熏衣草,卻更美,所有的花都虔誠地朝往一個方向,像被一種崇高使命蠱惑。據說氣味能抵擋蛇對遊人的侵襲。

浮萍無根,卻有心有肺,掙脫着随波逐流的命運。

被踐踏的草,總是第一時間奮力挺直腰杆,挂着最底層最燦爛的笑。

貪婪的蔓,不知羞恥地攀爬在高大的冷杉上,一邊噬血,一邊甜言蜜語……

幾乎所有的植物,都躜足勁兒,在喊——我要生存!我要開花!我要結果!

甚至動物。三隻人工繁殖的小老虎,眼睛都未睜開,拼命争搶着狗奶媽的乳頭。

甚至那口奇異的朱家千年古井,都像藏着無窮的欲望。日夜暗湧不息的水,居然漫過高出地面一米的井沿。如果将井沿繼續壘高,水會怎樣?

他是竹,是植物中的另類。其實,名利、金錢、權勢,如同陽光雨露的垂愛,蜜蜂花蝶的青睐,他不是不想要,可是,要彎下腰,要費心機——要将每一條根都變成利爪,團結土壤,虛僞地贊美越來越污濁的空氣,要與昆蟲講和,與風霜妥協,對蒼蠅漠視,對強加在身上的種種不公委曲求全,才能安生立命,才有飛黃騰達的可能。

可是,他的節生來就是直的,他不能彎腰。他的心生來就是空的,他不願費盡心機。

真是空的嗎?

不。那一節節空裡,早已成就一個美妙的小宇宙——有與生俱來的一些堅持,有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豁達智慧,有對土地的感恩,有和另一棵竹的愛,與筍的親,與周圍無數青光綠影的促膝長談、開懷暢飲,有鳥兒偶爾駐足的呢喃,有清風明月的和唱……笑忘功名利祿、荒蕪繁雜的每一秒時光都格外靜谧而美好。

那一節節空裡,是永遠的滿盈。

更讓我驚異的,他不僅直,空,而且淡。

他是“淡竹”——全球原始淡竹林最大群落中的一員。從外表到骨子,都是竹子中的最淡——淡紫、淡紅、淡褐、淡綠,淡泊。所以,他與世無争到看淡生死。

他可以很入世。生可以防風,成蔭,美化環境,死可以做篾,成為最土最實用的曬竿、瓜架、涼席,竹桌竹椅竹籃。

他也可以很出世。他是箫與笛的前世,不死的魂魄随天籁之音往來天地之間,優雅散淡而隽永。

當然,這并不表示他逆來順受,他會和壓在頭頂上的積雪抗争,他不允許荒草占領腳下的領地,他搖曳着枝竿向毒蛇示威,他告訴所有的竹要獨善其身兼愛天下。

他是李白,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,使我不得開心顔”。

他是陶淵明,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。

他是鄭闆橋,“蓋竹之體,瘦勁孤高,枝枝傲雪,節節幹霄,有君子之豪氣淩雲,不為俗屈”。

他是文天祥,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。

他是蘇轼,“甯可食無肉,不可居無竹”。

他是瘋瘋颠颠的釋道濟公,“數枝淡竹翠生光,一點無塵自有香”。

他是嶽飛,辛棄疾,他是中國儒家,“山南之竹,不操自直,斬而為箭,射而則達” ……

他是我們身邊那些還堅守着什麼的人。他們懂得,濃墨重彩是一輩子,雲淡風清也是一輩子。奴顔婢膝是一輩子,坦蕩潇灑也是一輩子。他們選擇了後者,等于選擇了物質上的清瘦,心靈的豐衣足食。

于是,這些自由快樂的心靈,站在一個孤寂的陣營裡,成為人世間越來越彌足珍貴的另類,風雨過處,仰天長笑。

 

無标題文檔
關于我們 | 聯系我們 | 新聞動态 | 産品中心 |  |  Copyright@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萬衆竹木
粵ICP備06008585号-1 技術支持:冰海網絡
http://m.juhua588876.cn|http://wap.juhua588876.cn|http://www.juhua588876.cn||http://juhua588876.cn http://m.juhua588876.cn|http://wap.juhua588876.cn|http://www.juhua588876.cn||http://juhua588876.cn